诗生活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33441|回复: 17
收起左侧

西辞唱诗:把诗唱给全世界听

[复制链接]
湖北青蛙 发表于 2014-5-28 09:57:3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湖北青蛙 于 2014-5-28 10:00 编辑

访   者:吴亚顺(新京报记者)
受访者:西辞唱诗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1、讲讲您唱诗的经过,越详细越好。

我小时候是喜欢画画的,到了大概读高中的时候,就开始转移兴趣,或者说扩大了兴趣,开始喜欢唱歌了。那时候八十年代末,齐秦、王杰、罗大佑这些台湾的歌手被我听见了,我也就成了他们粉丝。后来又听崔健,侯德健那时候回到大陆了,算是大陆的。到了大学里面才开始自己学着写歌,那时候没有什么唱诗的意识。当然也知道有一些流行歌其实是唱诗,歌词是某人的诗。比如罗大佑的《乡愁四韵》,还有李泰祥、齐豫、潘越云的一个唱片,我记得全是三毛写的诗。但那时我对唱诗也并没有什么兴趣,因为想着的老是自己作词作曲。写了一些烂七八糟的歌,现在也都忘记了。地球上有些什么诗人还活着,我也搞不太清楚,海子、于坚,还有湖北青蛙,我那时也根本不知道。知道徐敬亚,因为见过一本黑封面的诗歌理论书,是徐敬亚写的,里面收集了不少当代的,或者说先锋的诗歌。那书好像被人说得有点神秘,是本禁书还是什么。越是禁书越是吸引眼球,所以我也记住了。但里面的诗一首也记不得。大学里面有些同学也写诗,我自己也写,打油的诗。但都没有自觉地说要去唱诗。我在大学里留下来的,至今还印象比较深的就只有两首唱诗的歌,一个是读了张承志的《北方的河》,把里面引用的冈林信康的那首诗自己拿来写曲子唱了,另一个是我一个校友写的诗,我拿来谱曲唱的,他喜欢写诗。出了学校之后,我是在很偏僻的山区里面教小学和初中,甚至还教过学前班,那时候偶尔会写首歌,但基本上没有唱诗。
我开始比较多的拿别人的诗来唱歌,是在本世纪初,我做了高中语文教师之后,那时候感觉自己写不出什么歌词来了,歌词实在是很难写。有好的词吧,配不出好曲,有个好曲子吧,又凑不出好词。很没趣,所以就拿别人的诗来唱。一开始也就在身边找,不舍近求远,教书,有课本,我就拿课本上的那些诗来唱。到这时,其实我才知道海子,课本里选得有《面朝大海》和《秋》。这么一整就有点收不住。再有就开始玩电脑。九十年代到二零零几年这段时间,电脑这个东西还很昂贵,什么386、586、奔腾一二三。我读书的时候对电脑是一点不感兴趣的,可是没有想到,后来一沾上就甩不掉了。那时候听到了一些新鲜名词,MIDI音乐等等,有音乐软件,才知道原来录音不仅是录音机的事情,主要是电脑。这就有了热情,一发不可收,兴趣高得很,在软件上用鼠标搞交响乐,现在它们都消失得无影无踪。一些歌曲还留得有,不久前我找出过一些,传给湖北青蛙听过。
这样过了五年,我不做教师了,换了工作,一开始自然事情不多,有很多空闲时间,就唱得更多了。中学课本里面的诗歌基本唱遍了之后,就开始在网上到处找诗歌,这才知道中国写诗的人确实是真多。以前我是不注意的,头脑中主要还是那些古典诗人,并不注意现实中写诗的人。我生活的地方小,书店基本是垮了台(现在稍好点),基本上是买不到纸质的诗歌书籍的,所以主要是在网络上找,在乱七八糟的各种论坛里逛。偶尔也自己写几句,发发言,此外就是把自己唱的诗弄到网上去,倒还引起少部分人注意。我记得我最开始是把歌发到一个台湾的网站上,现在都找不到这个网站了。反正有些人说唱得很难听,也有人说很不错,也有人鼓励我,说唱诗的精神值得表扬,但才华实在不够。这在我,都是觉得很有趣的事情,所以就一直在唱,总的来说,就像宋祖英唱的歌说得那样:越来越好。知道我的唱诗的人总之是在增加,我的微博上的粉丝也有了一二百个,和苍井空比起来确实是少了,但不断增加,总是好的。

2、为什么唱诗?网络在唱诗的过程中发挥了什么作用?
为什么唱诗,前面已经说了一部分原因。另一部分原因,大概是本来就一直在希望歌词也写得像一首诗。我喜欢的一些西方歌手,就常被人说成是诗人歌手。所以我其实一直就这样认为,觉得歌词写得好,那就是写成了诗。反过来一想,本来就是一首诗了,为什么不能就是一首歌呢?很多流行歌曲,我都不感兴趣,倒也不是拒绝,我时常会换口味,也找些流行歌曲来听,但心里是不在意的,原因主要就是歌词,觉得没有意思,还是诗歌,不管流不流行,总要好得多。也可以说我是重口味的,需要诗歌,主要是力量,好的诗歌是有力量的。阴柔的美感,也是力量。“再深些,再深些”,诗歌要求的就是这种精神,当然就是要费力一些,弄出来的东西自然也要有力量一些。
互联网网络对我的唱诗是很有推进作用的,因为它是一个巨大的平台,你的作品放到网络上,也就是发表出去了,只是没有稿费而已。但总是一件有趣的,也是自我感到满足的事情,好像全世界都听见了一样。现在想,假如没有网络,可能我的唱诗也唱不了这样久吧。过去,网络刚开始发展起来的时候,人们常常说网络是个虚拟社会,好像它是很假的东西一样,现在也好像还有人这样认为。其实,我觉得现在再说网络虚拟已经很不恰当了,网络这个东西实际上就是社会关系中的一个新工具,完全是真实的,实实在在的东西。关键只是,人可以在互联网里表现一些在平时隐藏的东西,比如我唱诗,平时我工作生活中交往的人就基本上不知道。我现在也不报名去参加什么歌唱活动,酒吧里唱歌都懒得去了,在很多人眼里,我恐怕跟音乐诗歌没有半点联系。人好像分裂了,精分,有这么一点意思,但实际上也是人更全面地表现自己了。网络扩展了人的生活舞台。

3、介绍一下“弹棉花诗歌音乐活动”吧。是怎么开展的,成效如何?听说刻录有DVD?
弹棉花诗歌音乐活动是湖北青蛙和我两个人的一个活动。湖北青蛙有一个论坛,叫棉花诗歌论坛,他为什么喜欢棉花,这个我不太清楚。只是为这个活动取名字的时候,有些难,想不出什么别致的名字,就干脆叫弹棉花算了。这活动开展了三回,一年一回,其实也就是我和他两个人的事情,找了一些诗人的诗,自告奋勇把人家给唱了,好在并不伸手向人家要报酬,所以至今也还很平安。寻找诗歌主要是湖北青蛙的事情,编辑印刷小册子也是他的事情,刻录DVD也是他来刻录的,他自费,我占便宜。但第三次就没有刻录DVD了,因为我觉得好像没有必要,只要有网络发表也就够了。成效嘛,似乎说不上,我个人觉得谈不上什么成效,只是极小的圈子里的事情而已。但现在我在网络上看见唱诗歌的人多一点了,我自我感觉良好地觉得,我们的唱诗似乎也起了一点影响。

4、湖北青蛙说您唱诗越来越成熟,您自己感觉如何?
他这样说应该也差不多,总是得越来越成熟吧,年纪也都中年了。我自己感觉也是差不多的,当然这也只能是自我的感觉。口味不一样,也许在其他人眼里,我这些歌简直幼稚得很,或者业余得很。对于文艺方面,我个人觉得成熟之谓,其实也就是越来越无所谓,越来越没有圈圈套套的束缚。艺术的境界和人的境界是一致的,孔夫子说的“随心所欲不逾矩”,这就是最成熟的境界了。对比,回想一下过去的创作状态,现在就没有以前那么多框框,就是总觉的某个歌词应该唱成一个什么样子的这类想法,这首歌应该很温柔啊,或者应该像那某个歌手那样唱啊,要整成那什么风、什么流啊之类,等等等等,过去不自觉的会受到这种影响,现在就好多了。乱七八糟唱一通也行,关键是自己觉得好,安逸就行了。
我的唱诗越来越成熟与否,对我来说其实并不重要,我现在关心的倒是怎么把录音质量提高,把混音制作水平提高,所以现在正准备把硬件设备逐步更换改善。

5、您唱了很多海子的诗,对他的诗歌有怎样的感受和评价?通过唱诗,是否会获得某种不同于阅读得来的理解?
海子的诗,有很多我都没有看懂它们的意思。于坚好像说过,说海子的诗歌就像是得病的人说的胡言乱语,其实倒是有点像。不过,我觉得诗歌这个东西,并不必须要把意思看懂,有时候,诗歌其实就像音乐中的和弦这个东西,它只是制造某种氛围、情绪而已。海子在这方面是很牛逼的,他的很多诗都能做到这一点,至少它让人觉得诡异,或者斑斓(或有点似李贺)。如果我要像奥斯卡影帝那样发表感谢演讲的话,我唱诗以来,最需要感谢的首先就是海子,然后是于坚。这两个人,也奇怪,他们的诗歌很不一样,海子要是活着,他两个见面恐怕不太投机,但他们却对我一样的是有很大影响的人。一首歌是《天鹅》,这是我作曲很早的一首海子的诗,我记得很清楚,是在很晚的时候,夜半三更,《天鹅》的诗句在电脑频幕上,我弹吉他,弹单弦,怕吵到邻居,这首歌就弹出来了,三句,我忽然觉得它实在太优美了,太令人沉醉,而一首歌就是这样简单。这首歌第一次让我感觉,作曲,真的不需要像从前那样,搞得那样的作古正经、装模作样。真的不需要为一首诗事先定下一个什么“模样”,就像于坚反对的那种朗诵。直到现在,我都习惯和喜欢只有两三句旋律的这种唱法,简单是最好的,贝多芬的《欢乐颂》就是那么简单。当然,海子本人,他热衷于写长诗,也许并不喜欢简单。但海子写诗还是很了不起,可以说是天才,因为我现在也写不出来他所写的一些很牛的句子。不过,不久前的一天,我读海子诗全集,在一首长诗里发现一句,我也写过,基本上是一模一样的:“每一条路都通往天堂。”我自己写的一首歌的歌名就是这句话,那绝对不是抄袭的,而是英雄所见略同,呵呵,我看到他那句诗之后很高兴。
海子是一个真正的诗人,就那种想要把他所感受的深层的东西写给我们看的人,也是为此而入迷的人。至于他写出来的诗是不是非常好,我现在还难以评价。
额外说几句于坚,同样也是最初有几首歌留下了印象,成为一种突破,《二十岁》是比较早的。他写的诗,对于第一次看见的人来说,其实也是比较突兀的,很庞大,很多词语,很多句子,这玩意怎么唱?给那些什么中国风去唱?吚吚呜呜,肯定唱昏头。但是我找到了唱的办法,其实应该说,是他的诗歌教会了我唱歌的方法,或者说就是一种启发,音乐,就是节奏问题。在一秒钟之内,可以唱三个字,可以唱五个字,总之在一个同样的时间段内,唱一个长句子,也可以唱一个短句子,这体现的实际就是节奏问题。当然这就造成一些歌词会听不清,但这不是我所在意的。我以为歌词不需要听清楚,去看就行了。
唱诗是否获得不同于阅读得到的理解,这个问题我还没有想过,现在也想不出来。但我已经养成这种习惯,把书翻开,把吉他拿过来,按着几个和弦,就拿诗句当歌来唱,也可以说很多诗我都是唱着阅读的。这倒不至于会加深多少理解,我只是觉得这样有趣一点。

6、您希望唱诗发挥什么样的影响?抑或,您是纯属自娱自乐?
应该说,主要还是自娱自乐。不久前,湖北青蛙为我写了一个小短文,里面说我自弹自唱,我开玩笑说这个可以修改,自弹自唱范围太小了,我不仅自弹自唱,还自己录音制作,自己为自己喝彩呢。总的来说,我自己的感觉是好的。
但我也觉得唱诗还是一件有好的社会意义的事,如果说希望它发挥点什么影响,就是希望它能够促进更多的人愿意接近诗歌。诗歌这个东西,跟基础科学差不多。物理、数学是自然科学的基础科学,诗歌就是文学的基础科学。在我们这个国家,对基础科学还不重视,对诗歌也如此。古代人重视诗歌,也不是重视基础科学,而是因为诗歌有用,是考科举必须掌握的技巧。科举废除了,诗歌就衰落得很了。但是功利的内容没落了,反而也是好事,基础科学的特性变得分明了。我不想说什么接近诗歌陶怡情操之类的话,我想说的是,和一切基础科学一样,写诗也是不断地追寻根源的一种思维活动。就是我前面说的“再深些”精神。一个确实是在写诗的人,他总是想写出一些更深层次的东西来,写得好不好,写的成不成功是另一回事。这跟写流行歌词是很不一样的,流行歌词创作,是很程式化、格式化的东西,流于形式,是水面上的泡沫。写诗却相当于做潜水员,总是想知道水底下的事情,或者揭示被隐蔽的一些什么东西。写诗的人总有点这种想法吧,当然那种完全消磨时间的打油诗写作除外。也可以说,有了这种想法而去写句子,这差不多就是在写诗吧。说简单一点,听听电视上一天到晚唱着的那些流行歌,再找点诗歌集来看,对比一下,诗歌涉及的生活范围总是要宽广得多的。对思维来说,更深,更宽广,总是好事。
唱诗这个活动,原本是很传统的事情,并不新鲜,也不独特,唐朝的时候叫“声诗”,海涅有大量的诗被很多作曲家谱曲。但在我们现在这个时候,唱诗却显得有点异类,原因其实是我们的流行文化还不是很发达,表面上很多流行歌,很繁荣似的,但是至今还不能完全摆脱模仿港台日韩的脾气,实际上是非常单调乏味的东西,所以这个流行文化就跟诗歌距离远,两者搭不上,差异很大。——实际上不限于流行文化,我觉得我们大陆的整个文化领域,都还在散发崇洋媚外的气息。似乎大陆是个巨大的农村,港台日韩美是大都市。大陆缺少自信心,这是可悲的,应该改变的事。——我个人觉得,唱诗对于流行歌曲,可能会发生一点好处,有助于它更具有原创性,简言之,就是把歌词写得好一点。至于是否能够帮助诗人把诗写好一点,我还不能肯定。但音乐活动和写作活动串联一下,总也不是坏事。

7、介绍下您的阅读生活?读电子书么?如今,阅读率低下,且人们往往读经管类功利性强的书,对此,您怎么看?
电子书很少读,不习惯。我对经管类功利书没有兴趣,我喜欢的是历史类的书。基本上读书也成为习惯,每天都需要读一点,至少翻两页,看着看着睡着了。现在人们读书少了,或者要读就读你所说的功利性强的书,我觉得是个不好现象。现在的人急功近利,追逐短期利益,互相毒害,其实跟阅读的衰落有关系。谁是因谁是果,说起来也比较复杂。当然,经管类的书,如果是由于工作需要,当做工具,掌握了解一些必要的知识,那是另一回事。这就像我为了工作需要经常看一些法律解释类的书一样,是另一回事。我想我们这里所谈的阅读衰落,是另一个层面的事情。

8、听说您的工作是律师,工作会很忙吗?什么时间您会唱诗,什么时间您读书?
我的工作确实是律师,做律师之前是教师,现在做律师也做了七八年了,工作有时候很忙,有时候又闲得发慌,律师是一种需要经常调整心态的职业,一般我不会劝别人做律师,特别是对女同胞。法治的新中国还没有建立起来,律师的生存环境还不够好,律师本身也不够正常。
我通常是中午和晚上就唱诗,睡觉之前就读书。唱诗和读书,于我还是比较有时间,因为除了工作需要,除了和老同学出去喝茶,我一般不出门的,所以我的读初二的侄女认为我是一个宅男。

9、同题问答:在这个多元、自媒体蓬勃而喧嚣的阅读环境中,什么是最值得重视或应该做的事情?
多提倡理性,经常告诫别人,也经常自省,要理性。言论是必然会越来越自由的,人们说话的机会,说话的权利越来越多,越自由,就越是要理性。所谓理性,就是实事求是,我就是这样认为的。一边要继续追求自由,一边要不断警惕失去理性。不能把言论自由搞成满大街的谎言,哄和骗,严重点说,是万恶之源,从哄和骗开始,从不诚实开始,各种恶事都可能被诱发出来。
但你提到的是阅读环境,落实到阅读,读书,如何多提倡理性,恐怕还是老问题,是重视教育以及营造每个地方的文化氛围的问题,这是政府的责任,说起来又话长了,此处不必多说吧。

10、请推荐一本书,并写300字左右的推荐理由。(如果不喜欢推荐,可不回答)
我最近买的书里面,《毛泽东年谱》比较好。现在的人,我觉得应该多了解历史,这也是为了实事求是。不管是反对的也好,支持的也好,对于这个伟人,都还是主观想象的多了一点,屁股决定脑袋多了一点。这本年谱提供的资料还是比较丰富的,值得看。

11、附上您的简介。
西辞唱诗:贵州人,1973年生。业余时间用音乐弹唱诗歌和写作。——这是第一次弹棉花活动时,湖北青蛙印在小册子上的我的简介。

    谢谢。

   


西辞唱诗简介:
贵州人,1973年生,职业律师,业余时间写作,转行前做过中学语文教师,他的大规模唱诗开始于此。唱过海子、于坚、余光中、食指、昌耀、叶芝、里尔克等人的诗歌。
青未了 发表于 2014-5-28 10:08:38 | 显示全部楼层
创造使人生更美好。唱诗活动会让更多的人享受诗歌。
问候青蛙。
蟋蟀 发表于 2014-6-2 17:17:33 | 显示全部楼层
这位老兄必须顶~~
冲动的钻石 发表于 2014-6-3 11:19:34 | 显示全部楼层
知道我的唱诗的人总之是在增加,我的微博上的粉丝也有了一二百个,和苍井空比起来确实是少了,但不断增加,总是好的。

再增加一个,我也去粉一下。
克文 发表于 2014-6-6 16:25:44 | 显示全部楼层
敬佩!
冲动的钻石 发表于 2014-7-5 17:40:17 | 显示全部楼层
青蛙兄,您与“西辞唱诗:把诗唱给全世界听”在《诗托邦》上刊载后,获得诗坛良好反响,可否再续一期?
诗人杨炼认为这种唱诗方式正是中文诗最为优秀的传承方式之一,期待中。若得机会,将推向国际诗歌节。
 楼主| 湖北青蛙 发表于 2014-7-6 14:22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可以的,可以再续,甚至可以续上十期,二十期,西辞作品有的是。
苦李子 发表于 2014-8-10 15:02:20 | 显示全部楼层
对于诗歌这是非常有意义的事。
润崴 发表于 2014-11-1 00:12:12 | 显示全部楼层
敬请放开嗓子尽情唱吧
因为
诗,是用文字谱成的歌;歌,是用旋律写成的诗。
毛秋水 发表于 2014-11-1 11:42:23 | 显示全部楼层
奇才。
雨田文锋 发表于 2015-4-7 17:37:08 | 显示全部楼层
海子是死于平庸、功利、冷漠的文学编辑之手,死于平庸、功利、冷漠的中国文坛。
  “北大籍”诗人海子为什么自杀?许多人有各种不同的说法。失恋啦,孤独啦,诗写不下去啦,工作不如意啦,等等。可我认为,海子自杀最大的原因还是他的文学才华、他的天才诗作不被世俗庸人所承认,就像哲学家尼采发疯、画家凡高自杀、音乐家巴赫终生郁郁是一样的道理。
  虽然说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在从事文学、艺术的职业,可是有几个人真正懂得文学、艺术?报纸、刊物、出版社的文学编辑、记者,大学、研究所、政府机构的文学教授、研究员、官员、评论家、理论家,各种文学评奖组织的评委、专家,甚至包括各种小说家、诗人、散文家、报告文学作家自身……你以为他们就一定懂文学吗?狗屁!
  绝大多数所谓的“文学工作者”,其实都是庸才。他们只会写、也只看得懂与他们自己一样平庸的作者、作品——那种符合平常“规范”、“套路”的东西。然而,其实,文学是一种创造性的工作,是不应该遵循平常的“套路”的。可这些庸才们,对那些不遵循平常“套路”的文学天才、天才的文学之作就看不懂——更写不出来了。
  正因为如此,天才诗人海子生前根本没发表几篇作品。他的那些天才之作投稿到各文学报刊,可那些平庸的文学编辑根本看不懂,就像都瞎了眼睛一样,这岂不是明珠暗投?你说他能不难过吗?
  只是直到海子死了,社会上慢慢发现了他的天才,他的名气慢慢响了,大家慢慢都接受了他的天才和杰作(这就印证了两个真理: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;时间可以证明一切),于是这些平庸的编辑再回过来也跟着大家说他的好,补发他的作品。同样,这些平庸的教授、评论家、诗人也只得回过来跟着大家吹捧他。至于他们究竟懂不懂海子的作品,大概只有天晓得了。
  看来,文艺界并没有真正的专家、行家,更多的是势利眼、变色龙。与海子是逐渐被承认、弘扬相反的是,汪国真却是起初地位很高、名声很高、评价很高;后来大家发现他的水平“不过尔尔”,一片嘘声,于是地位、名声、评价越来越低。我的母校,一所著名的文科大学、在全国高校排名还并不是很靠后的中文系,曾经有位从湖北调过去的教授、系领导,当年就是以拍汪国真马屁而“发迹”的。如今人家是早已不吹汪国真、改吹海子了。因为人家如今可是全国诗坛“德高望重”的“权威”、“长辈”呢!
雨田文锋 发表于 2015-4-7 17:38:56 | 显示全部楼层
海子是死于平庸、功利、冷漠的文学编辑之手,死于平庸、功利、冷漠的中国文坛。
  “北大籍”诗人海子为什么自杀?许多人有各种不同的说法。失恋啦,孤独啦,诗写不下去啦,工作不如意啦,等等。可我认为,海子自杀最大的原因还是他的文学才华、他的天才诗作不被世俗庸人所承认,就像哲学家尼采发疯、画家凡高自杀、音乐家巴赫终生郁郁是一样的道理。
  虽然说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在从事文学、艺术的职业,可是有几个人真正懂得文学、艺术?报纸、刊物、出版社的文学编辑、记者,大学、研究所、政府机构的文学教授、研究员、官员、评论家、理论家,各种文学评奖组织的评委、专家,甚至包括各种小说家、诗人、散文家、报告文学作家自身……你以为他们就一定懂文学吗?狗屁!
  绝大多数所谓的“文学工作者”,其实都是庸才。他们只会写、也只看得懂与他们自己一样平庸的作者、作品——那种符合平常“规范”、“套路”的东西。然而,其实,文学是一种创造性的工作,是不应该遵循平常的“套路”的。可这些庸才们,对那些不遵循平常“套路”的文学天才、天才的文学之作就看不懂——更写不出来了。
  正因为如此,天才诗人海子生前根本没发表几篇作品。他的那些天才之作投稿到各文学报刊,可那些平庸的文学编辑根本看不懂,就像都瞎了眼睛一样,这岂不是明珠暗投?你说他能不难过吗?
  只是直到海子死了,社会上慢慢发现了他的天才,他的名气慢慢响了,大家慢慢都接受了他的天才和杰作(这就印证了两个真理: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;时间可以证明一切),于是这些平庸的编辑再回过来也跟着大家说他的好,补发他的作品。同样,这些平庸的教授、评论家、诗人也只得回过来跟着大家吹捧他。至于他们究竟懂不懂海子的作品,大概只有天晓得了。
  看来,文艺界并没有真正的专家、行家,更多的是势利眼、变色龙。
风行域内 发表于 2015-5-29 10:17:56 | 显示全部楼层
各有职守,,继续唱下去,直到听见红尘上空美妙应和的乐声啊,,{:4_95:}
宗小白 发表于 2016-4-5 20:56:01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虾米里循环播放的西辞,顶!~
胡权权 发表于 2016-5-15 15:53:03 | 显示全部楼层
不错的唱词!继续唱响!
风行域内 发表于 2017-2-12 09:15:19 | 显示全部楼层
西辞唱诗在哪里,,还请继续唱给我们听吧,,饱满厚实的弹棉花声——悦耳,,问好青蛙老师,,
 楼主| 湖北青蛙 发表于 2017-2-13 19:47:42 | 显示全部楼层
风行域内 发表于 2017-2-12 09:15
西辞唱诗在哪里,,还请继续唱给我们听吧,,饱满厚实的弹棉花声——悦耳,,问好青蛙老师,, ...

他一直在,不过近来在练习书法而非弹唱诗歌。

他的书法已日益精进,非常漂亮了。唱诗不再是他的生活中心,但曾经是。
风行域内 发表于 2017-2-15 12:12:41 | 显示全部楼层
湖北青蛙 发表于 2017-2-13 19:47
他一直在,不过近来在练习书法而非弹唱诗歌。

他的书法已日益精进,非常漂亮了。唱诗不再是他的生活中心 ...

哈哈,改行了,,真有才啊,,谢青蛙老师热情回复,,问好,新春愉快,,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Archiver|诗生活网 ( 湘ICP备10205203号 )

GMT+8, 2017-6-22 22:21 , Processed in 0.227681 second(s), 23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